登录 注册 下载

郑永强、邵亮:危机阴影——疫情时代下的挑战与机遇 | 国际

文/亚洲金融智库研究员、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中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郑永强,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中国)有限公司宏观研究员邵亮
722 views

20200617143853

当前,疫情不仅已经扩散到了全球,并且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了剧烈的冲击,油价下跌、欧洲资本市场和美国资本市场双双急剧下跌。本文针对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数据,探讨了全球经济即将面临的挑战,对比2020年与2008年金融危机的异同,同时对疫情当下的机遇做出客观的分析。

疫情时代与全球经济的挑战

近期伴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暴发,原油价格暴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活动受阻,全球工业品量价大幅下跌。疫情时代下的全球经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从2018年开始,全球利率进入下行通道,巨大的财富差距和政治分歧,与上一次金融危机前期非常相似。尽管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极为严重的传染病,会对全球的经济有很大的伤害,但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控制。然而,当疫情与美联储基准利率降至零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全球再次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剧增。

美联储此前降息的积极效果几乎不复存在,所有资产价格走低,导致全球进入通缩通道。零利率意味着各国央行的利率刺激手段如降息和窗口利率指导等都将失效。在零利率环境下,由于油价和其他商品价格走低,加上经济疲软和其他信用问题,会导致未来很大概率出现通货紧缩。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就一直没有摆脱通货紧缩的阴影,工业品出口价格增速明显低于出口量增速。目前来看,在全球疫情处于扩散高发期且得不到最终有效控制之前,通货紧缩的局面很有可能在全球蔓延。全球很有可能会陷入通货紧缩,甚至出现日本的情形(日本已经深陷通缩近30年)。即便是中国,这些年凭借经济发展的红利,居民的收入水平提升了,也有可能面临通货紧缩的挑战。

疫情时代与中国经济的挑战

在疫情时代,中国各行业普遍停产停工,居民收入普遍降低,消费意愿不足,大环境之下,也难逃通货紧缩。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9万亿元,同比下降19%。其中餐饮收入约6000亿元,同比下降44%,商品零售7.3万亿元,同比下降16%。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20年1-3月固定资产投资8.4万亿元,同比下降16%。其中第二产业中采矿业投资下降3%,制造业投资下降25%,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投资增长2%。第三产业中水利管理业投资下降14%,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下降21%,道路运输业投资下降18%,铁路运输业投资下降29%。

房地产方面,2020年1-3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2.2万亿元,同比下降8%。商品房销售面积21978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6%。

疫情之下,中国消费品、固定资产投资以及房地产开发的下降速度均十分明显。

但凡事也有好转的一面。从中国各地复工进度来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显著提高,截至4月中旬,多数省份复工率超过90%,其中浙江、江苏、上海、山东、广西、重庆等已接近100%。大家如果每天上下班乘坐地铁,会发现地铁客流量已经恢复到往日的60%以上,各大城市公共交通正在缓慢恢复。

3月以来,随着中国工业、服务业等各行各业的陆续复产复工,供给端正在逐步恢复。但是,疫情已经使很多企业停产停工接近两个月,企业的复产复工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一些没有现金流入的企业,在严峻的人力成本、租金成本、原材料成本面前,多数企业的梦想已经变成了“活下去”。中国经济仍面临巨大的挑战。

疫情时代与金融危机

很多人拿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与2003年的非典相比。2003年受非典影响较大的只有中国,除中国外的全球经济正处于一波上涨的大周期里。相对而言,2020年这次疫情造成的危机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情况比较类似。

首先,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股市第一次单周跌幅超过 10%。

其次,美联储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第一次连续降息,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降息幅度。美联储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再次回到“零利率”时代,且操作手法与2008年金融危机极其相似。

再次,美元指数的走强。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当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时,全球的金融机构在避险需求下购买大量美国国债,率先推升对美元的需求。当危机逐步发酵,市场流动性出现大幅紧缩时,金融机构把保护自身流动性放到第一重要的位置,开始变卖海外债券及股票资产,换回美元资产。同时,市场上诸多的机构杠杆可能会遇到平仓的压力,需要借入更多美元来补足保证金。这导致本来就收紧的美元流动性更加紧张。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金融危机中的强势美元。如今强势美元又回来了,而且该信号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也曾出现。

最后,原油价格的下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经济增速断崖式下滑,全球原油需求出现连续两年负增长。2008年7—12月,布伦特原油价格从创纪录高位144美元/桶跌至36美元/桶,区间最大跌幅达到75%。2020年,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盟友组成的油盟+(OPEC+)减产会议未达成协议,原油价格又一次下跌,价格一度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走势几乎一致。

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恐慌情绪持续蔓延,并传染至实体经济领域,最后传导到金融市场。在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忧虑下,油价腰斩,全球股市崩盘,黄金遭抛售,恐慌情绪蔓延。在笔者看来,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是2008年的重演。2020年3月,美股金融板块一片狼藉,银行股票指数较峰值下滑53%,7年时间累积起来的涨幅一瞬间灰飞烟灭。这次也是和2008年一样,金融板块再度成为暴跌的急先锋。

这就是一场金融危机。2008年,戳穿泡沫的是下跌的房地产价格。这一次,差别只在于戳穿泡沫的是疫情。

疫情时代下的机遇

2008年的金融危机,由次贷危机开始,迅速从美国扩展到全球,世界经济面临着1929年以来最严峻的持久战。美国政府为了摆脱金融危机也是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自雷曼破产后,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对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简称AIG)进行救助,前后一共进行了三轮注资,最终持股92%,成为AIG最大股东。之后美国政府还选择向花旗、摩根等10家大行注入资金共计1250亿美元,成为银行的股东,通过银行信贷,激活冰封的信贷市场,刺激经济复苏。

为了摆脱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政府大量购买不良资产,运用强有力的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政策,并启动量化宽松。由美国开始的放水政策,到全世界各央行跟随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救市,刺激经济增长,以此来对抗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压力。如今,疫情时代下,可以预期的是美国及全球各国同样会依靠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刺激。

中国这次较早地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并做出了积极的反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中国资产预计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全球资产的避风港。

这种情况下,中国新基建就成了重要的投资方向。根据Wind数据统计,25个省区市公布了未来基建项目总投资额达50万亿元,其中2020年度计划投资总规模7.6万亿元。有别于传统基建,新基建主要包括第五代移动通信(5G)、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七大板块。其中,5G是毫无疑问的亮点。比如中国移动计划在2020年底完成30万座5G基站建设目标,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力争前三季度提前完成全年25万座基站的建设目标。据中国信通院预测,预计到2025年,中国5G网络建设投资累计将达到1.2万亿元。未来5年工业企业开展网络化改造投资规模有望达到5000亿元。5G网络建设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各行业应用投资超过3.5万亿元。作为经济的“晴雨表”,资本市场的种种表现无疑是经济活动的投射。连日来,在A股市场上,以5G、云计算等为代表的“新基建”概念股也是行情火爆。

疫情时代,新一轮大规模基建能否承担起中国经济稳增长的重任,对于中国乃至全球经济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

文刊发于《清华金融评论》2020年5月刊,2020年5月5日出刊,编辑:谢松燕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