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登录 注册

黄国波:中国企业“走出去”:新征途与新机遇

过去的几年,全球并购市场继续在高估值中稳定前行。面对全球经济放缓以及宏观、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企业家和投资人对后市维持乐观,并购估值和金额维持在···
1062 views

fm

过去的几年,全球并购市场继续在高估值中稳定前行。面对全球经济放缓以及宏观、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企业家和投资人对后市维持乐观,并购估值和金额维持在高峰,大额交易也继续引领市场。企业盈利维持较高水平,货币仍然宽松,利率的上升一度引发估值的调整但幅度有限。科技板块和消费品板块继续领先市场。在纯超额收益(阿尔法)于二级市场难以持续获取的情形下,投资人继续把大量资金投入一级市场,期望获得高回报。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全球总投资金额和中国对外投资金额都出现了较明显的下降,与全球经济放缓、地缘政治风险加大、价值链重构等因素有关。

本期收录了多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展现了中国新时期对外投资的机遇和挑战,探讨了如何下好对外投资这盘大棋。逆全球化下中国企业“走出去”态势依然平稳。中国企业扎根在时代巨变的土壤里,“走出去”投资态势也演进和变迁出了新的不同特征:重“质”而非重“速”的理念正在引领全球化新进程;从被动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到主动参与价值链重塑;民营企业成为“走出去”的主力军;投资领域多元化;投资更具战略性;投资方向从产业链整合转向全球资产配置;跨境投资在全球价值链上不断上移;技术创新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强大驱动力。

跨境投资总是和风险相伴相生。身处文明冲突不断的世界中,抱团“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在投资过程中也面临着文化、法律、税收的多重挑战,这些矛盾在不确定的世界中变得尤为突出和明显。这就要求“走出去”企业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也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提升经营管理能力、遵守国际商贸规则、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投资安全并有合理回报,企业和国家战略才能行稳致远。相比国外同业,中国对外投资过去走过一些弯路,一些问题带有普遍性,如企业权责利不匹配或治理结构不佳、投资顺周期、高溢价并购、杠杆率过高、投后管理缺位、协同整合不力,投资回报待提高等问题。本期文章也探讨了借鉴业内普遍经验,紧紧抓住投资和投后价值创造这一主线,提升投资效果的问题。

展望未来,全球化的大格局和趋势不会改变,中国企业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走出去”继续面临重大战略机遇期。要不断提高企业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上的配置能力、协同能力,通过内生式增长和外延并购,在传统产业和新兴行业不断提升竞争力,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分享到:0

发表评论

《清华金融评论》

微信订阅号

《清华金融评论》

扫码订阅

第 74 期

《清华金融评论》2020第1期

常务理事单位

理事单位

机构会员

个人会员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