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聂庆平:积极发展基于价值投资的指数基金

865 views

zi ben shi chang

积极地发展我国基于价值投资的指数基金,是不断完善我国基金管理行业的资产结构、壮大机构投资者规模,形成有韧性的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途径。本文指出,指数投资一定要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作为核心,只有在坚持价值投资理念的基础上,资本市场、资管行业才能够服务于实体经济,推动中国经济走向更好的未来。

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资本市场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会议指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导更多中长期资金进入,推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尽快落地。积极发展我国基于价值投资的指数基金,是不断完善我国基金管理资产结构、壮大机构投资者规模、形成有韧性资本市场的重要途径。

指数基金的发展现状

指数投资在境外成熟市场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也经历了从默默无闻到逐渐被投资者普遍接受的发展过程。在美国,从1971年至1995年的20年里,指数基金占全部基金的比例只有3%,但从1996年到2018年的20年间,指数基金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全部基金的占比从3%提高到了35%,市场份额翻了十番。若用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来衡量,占比更大,超过50%。指数基金成为美国的主流投资工具,主要是因为指数基金能够长期提供一种大众化的、收益较为稳定的资产配置和组合投资工具。指数基金通常采用被动基金管理方式,相较于主动管理的基金,具备投资风险较为分散、投资管理较为透明、交易换手率低、基金管理费用低等优点,因此能够受到一些投资风格相对稳健的投资者青睐。

我国第一只被动管理的ETF指数基金是华夏上证50ETF,于2004年正式上市。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市场指数基金共有571只,管理的资产规模(AUM)约4888亿元,仅占全部权益类公募基金资产规模的15%。但被动管理型基金相对于主动管理型公募基金的比重却逐年上升,据统计,被动管理型基金的相对比重已从2006年的3.9%上升至2018年的21.6%。

目前市场上的指数基金以各类宽基指数基金和ETF基金为主,按指数类型分,沪深300、中证500等各类宽基指数基金共有234只,资产规模约3264亿元;国企改革、“一带一路”等各类主题指数基金169只,规模867亿元;券商、军工等各类行业指数基金104只,规模513亿元;其他风格或策略指数基金64只,规模约244亿元。按产品形式分,ETF基金164只,规模2561亿元;分级基金128只,规模1016亿元;LOF基金98只,规模290亿元;其他基金181只,规模987亿元。

2008年以前,国内指数基金以完全被动管理的基金为主,这些指数基金产品严格按照指数权重来配置基金资产,通过完全复制指数成分、减少指数复制的跟踪误差来实现接近指数大盘的投资收益。2008年后,随着国内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和各类期权衍生品的陆续推出,催化了国内指数基金策略的多元化,在指数投资中出现了一些多因子和量化选股的理念,在被动管理中增加了主动选股的能力。

这类指数增强类基金产品不同于传统的被动管理的指数基金,不是完全复制指数成分,而是抽样复制,或者说有选择地复制指数成分,投资经理利用量化手段对指数成分进行主动的超配和低配,从而获得超出投资指数的超额收益。以沪深300指数增强基金为例,自2012年至今,除2014年指数增强基金跑输沪深300指数外,其他六年指数增强基金均跑赢了基准指数,沪深300指数的增强基金的复合年化投资回报率为8.64%,高于沪深300指数4.71%,超额收益达到3.93%(如表1所示)。

 19

聪明贝塔(Smart Beta)

Smart Beta,又称为智慧量化选股,是指在传统的指数投资基础上,通过系统性的方法对指数成分和权重进行优化,从而取得跑赢传统指数的策略。Smart Beta同时具有主动投资和被动管理的两个方面优势:一方面,Smart Beta的主动投资体现在它的投资组合不是简单复制指数,而是基于一些长期有效、可被量化和可供复制的因子,通过确定的规则和算法,增加投资组合在这些因子上的风险暴露,从而获得超越市场收益的超额收益;另一方面,Smart Beta的被动管理体现在Smart Beta基金可以完全采用被动管理,投资经理不需要多少主动管理能力,只须跟踪Smart Beta指数成分,控制跟踪误差即可,因此Smart Beta基金也同时具备成分结构相对透明、管理成本更低、更容易进行大规模复制等被动基金的特点(如图1所示)。

20

Smart Beta基金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指数增强基金”不同,本质上来看,指数增强基金还是一种主动管理基金,仍然存在基金管理不透明、费用高等问题,而投资经理可以根据不同的市场条件调整投资组合的成分和权重,并不一定能够带来超额收益。Smart Beta基金仍然是被动管理基金,它将主动选股能力前置于编制指数,采用一些在市场上长期有效、可被量化和可供复制的因子,资产配置的目标和路径更加透明,这也符合机构投资者配置资产的需求。

在海外,Smart Beta产品从诞生至今已有18年的历史,发展迅速,如今已经成为全球ETF市场的热门产品。根据2018年伦敦证交所旗下的指数研究公司富时指数公司(FTSE Russell)发布的《全球资产管理者调查报告》显示,全球投资Smart Beta策略产品的机构投资者已经从2015年的26%增加到2018年的48%。截至2017年,美国Smart Beta ETF产品数量达到640只,同比增长6.9%,总资产规模达到6219亿美元,同比增长27%,Smart Beta ETF产品已占美国所有ETF产品总资产规模的20%左右。2017年新成立的ETF中,Smart Beta ETF产品数量占比已经超过了40%。

目前,美国市场上最大的10只Smart Beta ETF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都超过100亿美元,规模合计2741.3亿美元,其中最大的3只Smart Beta ETF产品为“罗素1000成长ETF”“领航价值ETF”和“罗素1000价值ETF”。从Smart Beta ETF产品的策略类型来看,美国市场还是以价值、成长和红利等因子风格为主,基金规模合计占整个市场的70.7%。

在我国,Smart Beta仍处于前期起步阶段。自2006年首个Smart Beta指数基金华泰柏瑞红利ETF公开发行,Smart Beta指数基金的数量已经增加到2018年的45只,资产规模从不足7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约153亿元。但总体数量和规模较国际市场还有较大差距,未来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积极发展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指数基金

积极发展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指数基金和指数化投资,对改变和完善我国基金管理结构具有重要意义。通过使用各类量化手段,建立各种跟踪指数的价值投资策略基金,有利于形成稳健的资产管理风格,逐步发展和壮大稳定的机构投资者队伍。

指数基金是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趋势和方向

一是过去20年境内外指数基金蓬勃发展,资产管理规模迅速扩大,指数基金已经成为资产管理行业重要的投资方式。在美国,全部指数基金占全部美股市值的比例也从2000年的不足2%增长到2018年的12%。自2008年以来,美国投资者从主动投资基金已净赎回约1万亿美元,全部流入了指数基金。我国指数基金的发展历史虽然只有15年,但也已经成为我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是指数基金相较于主动投资基金,不仅拥有成本低、管理透明、风险分散和易于复制等优势,而且历史业绩表现也优于多数主动投资基金。据统计,2006年至2016年的10年间,美国市场主动投资基金投资回报低于标普500指数的比例达到82.9%,欧洲市场主动投资基金投资回报低于标普欧洲350指数的比例高达88.3%,同期,我国的股票型和偏股型基金的投资回报低于中证500指数的比例也超过80%。

三是在当下投资者机构化发展的趋势下,指数基金是机构投资者大类资产配置的重要标的。在境外市场,机构投资者大多已转向指数投资领域,指数基金不仅可以满足养老金、基金中的基金(Fund of Funds,FOF)等机构投资者的标准化资产配置需要,也能满足主权基金等其他机构投资者的一些定制化资产配置要求,如Smart Beta就可以理解成为满足特定需求的定制化指数基金。在我国,随着国内养老金、海外投资者和银行理财资金越来越多的投资A股,对各类指数基金的投资需求与日俱增,指数基金在我国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已具备发展指数基金的条件

一是当前资本市场风险得到较为充分的释放,已经具备长期投资价值。据统计,上证综指市盈率处于历史底部10%的分位数区间,创业板市盈率处于历史底部1%的分位数区间,沪深300市盈率处于历史底部14%的分位数区间。另外,目前A股较境外成熟市场具备估值优势,如沪深300指数的市盈率10.2倍、市净率1.26倍,低于美国、日本和德国等成熟市场的估值,如道琼斯工业指数市盈率18.5倍、市净率3.61倍,标普500指数市盈率18.3倍、市净率2.82倍,日经225指数市盈率14倍、市净率1.55倍,德国DAX指数市盈率11.6倍、市净率1.48倍。

二是发展指数基金已经具备较为良好的制度条件。自2016年以来,证监会深入推进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狠抓严惩市场操纵和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大力治理各类违规重组、减持和再融资行为,着力推进新股发行常态化改革,强化上市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严格退市制度,强化信息披露制度,进一步完善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随着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制度规范的出台,有利于畅通各类资管产品规范进入资本市场的渠道,从源头上控制各类违规资金的大进大出、频繁进出,促进股市的健康稳定发展,为在资本市场践行价值投资理念、发展指数投资提供了制度保障。

进行指数投资要坚持以价值投资理念为核心

一是不以价值投资理念为核心的指数投资,实际上只是市场趋势的追随者,容易产生股票的估值泡沫。传统指数基金通常采用市值加权方式配置投资组合,相当于投资那些股票市值大、曾经受到资金追捧的股票,而且这些股票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表现得越好,市值就越大,在指数基金里的权重也越大,容易造成投资过于集中在市值增长快的股票,催化估值泡沫,并引起股市的非理性波动。2018年美股的大幅波动就是这种情况的典型案例,美国公募基金过于集中地持有宽基指数基金,过于拥挤地交易大市值股票,在股价上涨过程中加剧了上涨趋势,以标普500指数为例,其市值主要集中于大市值股票,市值前十大公司占指数的权重高达24%,造成大公司股票市值越来越大,大公司和小公司股价走势扭曲,大公司的估值水平严重偏离基本面。据统计,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从2011年的13.5倍增加到23.6倍,近期又回调至18.3倍。

二是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指数投资,有利于对市场定价机制进行修正,增加股票市场的内在稳定性。在指数投资中坚持价值投资理念,相当于放弃了市场赋予企业的市值作为决定指数权重的标准,而引入了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分红和估值等基本面因子,使得指数基金的配置权重仍以上市公司基本面情况为基础,一定程度上可以纠正指数基金自身存在的定价误差,纠正指数基金对市场有效理论的盲目信仰。在指数投资中坚持价值投资理念,实际上为股市回归理性评估自身内在价值提供了一种工具,机构投资者通过配置这些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指数基金,能够增加股票市场的内在稳定性,提高市场的定价效率。

三是有利于国内基金管理机构回归投资本源,形成多元稳健的价值投资风格,改善国内资产管理的生态环境。目前,我国机构投资者仍然呈散户化的特征,投资风格散户化、投资品种概念化,很多机构热衷于主题跟风、题材炒作、事件驱动,有些机构看似遵循“组合投资”和“长线投资”的总体要求,实际上投资组合的分布越来越集中,波段交易越来越频繁,利用频繁操作金融衍生工具,更多地在追求交易性盈利和投机性套利,这些行为都不能从资本市场取得长期收益。在指数投资中坚持价值投资理念,有利于国内机构回归投资本源,加大对上市公司基本面的研究能力,充分挖掘市场的投资价值,并逐步形成多元稳健的机构投资风格,增加基金管理机构的透明度和公信力,改善国内资产管理的生态环境。

四是我国正经历从新兴市场向成熟市场转轨的关键阶段,需要在指数投资中坚持价值投资。从全球经验看,新兴资本市场向成熟市场的转轨之路成功案例不多,一般都经历了高涨、过热、疯狂、暴跌和危机的转轨过程。大多数新兴市场在开放过程中都过于依赖自由化和国际化,放任“无形之手”的力量推动资产价格泡沫,导致金融危机的发生。无论是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还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都是在金融自由化浪潮下,资本市场无限度开放,使得国际资本随意自由进出,推高了资本市场整体估值水平,造成资产价格暴涨暴跌,而金融监管水平又跟不上金融开放的节奏,致使危机发生,实体经济受到巨大损害。我国资本市场目前正处于向成熟市场转轨的关键阶段,坚持以基本面投资为基础,有利于我国资本市场平稳、成功地在不经历金融危机的前提下过渡到成熟市场,尽量降低我国资本市场转轨的成本。

(聂庆平为中国证券金融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本文编辑/谢松燕)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