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世界经济增长面临多重挑战

404 views

 

guo ji

2018年以来,全球实体经济分化态势明显,美国保持了较高增速,而贸易摩擦和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影响则开始在其他国家显现,尤其是以土耳其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市场出现了剧烈波动,尤其是2018年三季度以来许多新兴经济体出现本币贬值,部分经济体为遏制贬值和通胀而大幅提升短期利率,导致跨境资金流动的波动性加大。且美元持续走强使得新兴经济体金融风险传导性加强,给世界经济增长蒙上一层阴云。针对世界经济发展前景的相关问题,《清华金融评论》(简称《评论》)专访了世界银行前副行长、牛津大学马丁学院院长Ian Goldin教授。

《评论》:美联储加息的情况下,目前新兴经济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资本外逃和货币贬值风险,这对其经济增长带来怎样的影响?

Ian Goldin:我认为很多新兴市场的问题并不单单是美联储加息造成的。因为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宏观经济增速依然很好,但问题在于有沉重的债务负担的国家和债务已经违约的国家,他们正在经历债务偿还高峰,而这些债务大部分是美元债。所以美联储加息对土耳其、阿根廷等很多这样的国家造成影响。很多新兴经济体出现资本外逃,是因为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在货币政策和利率上有所分化的情况已经逐渐结束了,从发达国家低成本借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们看到资产、要素市场的投资减少,新兴市场资金成本上升。但我认为这不是毁灭性的灾难,我也不认为这是全球性危机,也并非新兴经济体独有。

《评论》:美联储持续升息对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

Ian Goldin:美国加息不会给中国带来危机,中国的债务多为国内债务,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债务都多为国内债务,但确实也都需要降低负债水平,但这也不会成为很大的问题,因为中国有强有力的政府,也正在为降低政府和企业负债做出努力。相信通过中国政府、银行和中国央行的共同努力,中国国内的债务会回到合理水平。

《评论》:您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影响?

Ian Goldin:中美贸易摩擦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它的推进和暂停都完全在于美国。这并不是中国想看到的,中国一直在尝试减少摩擦。但是实际上这一场摩擦的背后是被美国政治力量左右,而非经济部门主导,所有的经济部门都认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主意,并不符合逻辑,而是有高度政治性。

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并没有好处,对美国人民尤其是工人阶层而言更不利,很多消费品就此涨价,并将拖累美国经济增速和就业水平。当然对中国也极为不利,因为中国和美国有很多贸易往来,中国对美国出口量很大,从美国的进口量也很大。对世界其他各国也会带来不利影响,因此也将会拖累世界经济增速。预计中美贸易摩擦会拖累美国经济0.5个百分点,对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带来少于0.5%的影响,也可能拖累世界经济增速0.2个百分点。

《评论》: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优先使得国际贸易方面逆全球化风潮出现抬头,但另一方面科技应用的信息和交易的全球化已经变得普及,您如何看待两者的矛盾?未来趋势如何?

Ian Goldin:这是两种力量。数字化主要在非实物领域,通常是服务业。我认为全球化仍将会继续,总体而言发展中国家会更支持全球化的发展,如中国、印度、拉丁美洲等。我们看到,以往一贯支持全球化的国家,比如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怀疑,而以前不支持全球化的国家开始喜欢全球化,所以角色已经发生了改变。在全球贸易份额中占比最大的是新兴经济体,他们将持续推动全球化,并且科技的力量将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且更多是在服务而非商品领域。

随着这两种力量逐渐演化,我想我们会看到出现像欧盟一体化这样的组织,比如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可以贯通到非洲地区。所以,美国对全球化进程确实会有短期的阻碍,我相信我们依然会看到全球化趋势的延续。

《评论》:在您看来,目前,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Ian Goldin:我觉得短期最大的挑战是保护主义、民族主义,若这种情绪在欧洲继续蔓延,将会造成很大的问题。第二大挑战是中期的挑战,是其他系统性的问题,如气候变化正在变成最重要的挑战,流行病和计算机发展带来的不利挑战等。

保护主义带来的问题是减少了全球合作,而事实上我们却需要更多的合作来管理全球化的风险,而不是更少。美国的做法破坏了国际合作规则,而我们本可以通过这些合作来管理和防范风险。

另一种风险来自于日益增多的不平等现象,这些现象会导致发达国家出现更多的保护主义,也造成其宏观经济层面出现很多不利现象,他们可用的财政手段很少,扩张能力有限。因此如果保护主义继续下去,下一次危机到来的时候,货币政策不能再继续扩张了,财政手段也有限,我们也没有了合作机制,如果这样的话,下一场危机将是最坏的一次危机。

《评论》:在您看来,被大家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人工智能,将对经济增长带来怎样的贡献?

Ian Goldin:我认为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是一项很重要的科技,和其他新兴技术一样。但我们首先必须要搞清楚它是否是主要的产业,主导工业革命的产业更加宽泛,比如健康医疗、能源、信息工程等。我们也要认识到,AI将大量地替代脑力劳动力。我们牛津大学团队预测,将来可能会有1/3~1/2的就业岗位因此而失去。

问题在于其可能产生的影响将呈现怎样的分布,新的就业将产生在哪些领域?是否会在原有的行业内?是否具有同等收入水平?所以谈及AI可能的影响,对于就业、税收、政府、城市、乡村等不同方面的影响是不同的。而令人担心的是,这或许会提升社会不平等性。

所以,人工智能有着广泛的应用,但是我们需要学习这些应用,需要了解这些应用。政府、公司、合伙企业、私营部门需要一起行动,需要确保让AI成为我们的朋友,让科技成为我们的朋友,而非麻烦。当然我们知道,历史上所有的新兴科技,如火等,都是一把双刃剑,可以有利于人类,也可以有害于人类,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如何利用这把双刃剑。

《评论》:对于中国而言,目前在金融科技方面可以说是跑在了世界前沿,在您看来,这是否会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是否有泡沫?您对中国追求科技创新的经济转型,有何展望和建议?

Ian Goldin:金融科技是一项很重要的新兴事物,可以带来很多好处,比如促进普惠金融的发展,降低融资成本并提升金融产品效率。但是和其他科技一样,金融科技也可以制造麻烦,造成金融风险。因此,金融科技必须纳入金融监管。

《评论》:那么您对中国的监管部门有何建议?

Ian Goldin:当务之急是监管部门有必要对非银行机构进行监管,很多金融科技并不是银行做的,而是发生在其他领域,如在信用领域、消费领域、房地产领域等。金融科技跨经济部门地促进金融业务的同时,金融监管当然也需要进行跨部门监管。所以首先要实现监管全覆盖,其次要完善监管系统的统一性和完整性。

谁都可以做金融科技创新,但是我们要思考,是否能确保不会被黑客攻击,是否能确保网络诚信,能否确保数据安全,能否确保金融科技不会演变为庞氏骗局。所以要明确金融科技本源,了解金融科技公司的运行系统,确保它们是安全的,确保其被信任且能实现穿透式监管,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有些人认为比特币很好,但是不得不承认,比特币比我们现实中的货币更具投机性,其价格波动性更大,给很多人造成了损失。所以我们需要确保在做好金融监管的同时,要做好金融投资者教育。

[伊恩·高登(Ian Goldin)为牛津大学马丁学院院长。本文编辑/王蕾、谢松燕]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