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双速欧洲”中的英国

588 views

 

文/江时学 本文编辑/陈旸

英国将在2016年6月23日举行脱欧公投。本文回顾了英国“疑欧”情结的由来,并分析了英国脱欧的利弊。

最近几年,“双速欧洲”(two-speed Europe)一词不时出现在国际媒体中。这一词汇有两种含义,其中之一就是不同欧洲国家对欧洲一体化的不同立场和不同热情。

欧洲一体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迄今为止,欧盟成员国已扩大到28国,欧元成员国已增加到19国。此外,“资本联盟”(Capital Union)、“能源联盟”(Energy Union)和“数字联盟”(Digital Union)等宏伟的一体化“工程”的建设工作已先后起步。然而,否定欧洲一体化的必要性和成效的“疑欧”(skepticism)情结也在不断蔓延和扩散。相比之下,这一情结在英国最强烈,也最为“时髦”。

从丘吉尔到撒切尔

英国的“疑欧”情结由来已久。早在1930年2月15日,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接受美国报纸《星期六晚邮报》的采访时就曾说过:“我们对更加富裕的、更加自由的、更加知足的欧洲人的共性充满希望,但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任务。我们英国与欧洲在一起,但不是欧洲的一部分;我们与欧洲有关系,但并不妥协;我们对这个欧洲有兴趣,也有联系,但不会被它容纳。”

1961年8月9日,麦克米伦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出人意料地提出了加入欧洲共同体(欧共体)的申请。这意味着,英国与欧共体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但是,在法国总统戴高乐的抵制下,英国加入欧共体的愿望未能成为现实。事后,麦克米伦首相曾对美国总统肯尼迪说:“我认为这个人(戴高乐总统)疯了,肯定疯了。”

1967年5月10日,威尔逊领导的英国工党政府再次提出了加入欧共体的申请,但戴高乐总统再次拒绝了英国的良好愿望。英国外交部发表的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指出:法国政府居然无视其(在欧共体内的)伙伴同意接受英国加入的一致意见。这是令人忧虑的事态,必将阻碍欧洲迈向团结的步伐。英国的加入对欧共体是有利的,因此英国将再次提出加入欧共体的申请。

1969年,蓬皮杜就任法国总统。他认为,英国应该成为一个欧洲国家,而非美国置于欧洲的“特洛伊木马”。翌年,希斯领导的英国保守党意外取胜。两国政坛的重大变化为英国加入欧共体创造了条件。1973年元旦,英国正式成为欧共体的成员。英国首相希斯说,他的政治生涯中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使英国加入了欧共体。

但工党却批评希斯政府在加入欧共体时接受了不利于英国的条件,并要求英国就是否应该退出欧共体而举行全民公决。令人欣慰的是,在1975年6月5日举行的英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全国性全民公决中,67.2%的英国人赞同留在欧共体,希望退出的仅占32.8%。业已成为保守党领袖的撒切尔夫人说,全名公决的这一结果与她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但是,她也不时发表一些对欧共体不满的言论。她认为,欧共体的作用和功能只能限制在自由贸易领域,不能无所不包。

卡梅伦首相的两次讲话

英国不仅没有加入欧元区,不签署《申根协定》,而且还拒接接受欧盟为应对债务危机和加强经济治理而推出的“财政契约”。这显然是“疑欧”情结在作祟。

2013年1月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了关于英国与欧盟关系的重要讲话。他认为,欧盟正面临着三种严厉的挑战:欧元区的问题正在促使欧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欧洲的竞争力在下降;欧盟与公民之间缺乏民主责任感。他说,如果他领导的保守党在2015年再次当选,英国将于2017年底之前就是否退出欧盟进行全民公决。他甚至扬言,如果欧盟不能有效地应对这些挑战,英国的唯一选择就是退出欧盟。他还说,英国人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生活受欧盟的一些不必要的规则和条例的约束。因此,如果欧盟不思改革而仅仅要求英国接受其做出的所有决定,英国离开欧盟的步伐必然会加快。

2015年11月10日,卡梅伦首相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发表讲话,进一步阐述了英国与欧盟的关系以及英国对欧盟的期待。他说,如果欧盟不能满足英国的以下几个要求,英国就可能会退出欧盟。第一,通过制定具有约束力的原则,确保欧元区成员国与非欧元区成员国的利益在统一市场内能被一视同仁;第二,强化欧盟的竞争力;第三,通过制定具有约束力的原则,允许英国不参与“欧洲政治联盟”,不要把英国“拉进”任何形式的欧罗巴合众国,而且还要扩大欧盟成员国议会的权力;第四,不能滥用人员自由流动的原则,允许英国在数量上控制来自其他欧盟成员国的移民。

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呼吁欧盟各成员国团结一致,以危机为契机,进一步推动欧洲一体化。她的名言是:债务危机的应对之道在于“更多的欧洲一体化,而非更少的一体化”(more Europe, not less)。

然而,卡梅伦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讲话中却提到,在解决欧盟面临的各种挑战时,最佳的方法并非永远是“更多的欧洲一体化”;相反,“更少的一体化”(less Europe)有时更有效。

2015年12月17—18日召开的欧盟峰会讨论了英国是否退出欧盟的问题。欧洲理事会同意在2016年2月18—19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获得一个双方都能满意的方案。2016年2月2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发表公开信,针对英国希望欧盟加大改革力度的诉求,提出了多方面的倡议,旨在说服英国继续留在欧盟。这一公开信写道,确保欧盟统一是欧盟面临的最大挑战,而各方共同的利益大于分歧。他认为,他提出的倡议在不违反欧盟原则的“红线”的前提下回应了英国首相卡梅伦的顾虑。

在2016年2月18—19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卡梅伦首相与其他领导人就英国在欧盟的“特殊地位”达成共识。这意味着,欧盟满足了英国在削减移民福利、不参与更加紧密的欧洲一体化进程以及保护非欧元区成员国的利益等问题上提出的要求。峰会结束后,卡梅伦首相宣布,英国将于2016年6月23日就英国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全民公决。

针锋相对的观点

在支持或反对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中,既有经济因素,也有政治立场;既有外交上的考量,也有心理上的纠结。无论如何,两派的观点针锋相对,甚至是水火不相容。

主张英国留在欧盟的理由和立场主要是:

第一,欧盟是英国的重要贸易伙伴。英国加入欧共体之初,其出口商品的30%进入这一单一市场;目前,这一比重已超过50%。这意味着,英国对欧盟的出口已相当于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约15%。毋庸赘述,英国退出欧盟后,其出口贸易将因无法享受欧盟的自由贸易而受到不良影响。一些智库估计,这一代价在180亿英镑至500亿英镑之间,相当于英国GDP的1.1%~3.1%。

第二,退出欧盟后英国将无法吸引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FDI)。FDI对英国经济的贡献不容低估,尤其在就业领域。由于大多数FDI将英国作为“出口平台”(export platform),即通过英国市场进入欧盟市场,因此,英国退出欧盟后,其“平台”作用会随之消失,FDI进入英国的积极性会大受影响。

事实上,早在2002年,即在欧元正式进入流通领域后不久,一个名为“欧洲的英国”(Britain in Europe)的公关公司就曾发表过一篇关于英国与FDI关系的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由于英国拒绝加入欧元区,进入英国的FDI在减少,而进入欧元区的FDI快速增加。

第三,退出欧盟后英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将降低。欧盟的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在全球治理和其他一些重要的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英国不是欧元区成员国,但它在欧盟内的影响力是不容低估的,至少可以在很多方面对欧盟的言行和决策施加或大或小的影响。这一影响力与英国的国际地位是息息相关的,也是相得益彰的。

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它在欧洲的影响力会骤然下降。其结果是,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大国对英国的重视程度也会随之下降。

还有人担心,英国退出欧盟后,苏格兰独立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届时,既失去欧盟成员国地位又失去苏格兰的英国,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在经济上,必然会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国家。

 

主张英国退出欧盟的这一派主要强调以下两点:

第一,英国每年都要向欧盟财政缴纳其“份钱”。长期以来,在英国的要求下,欧盟同意给予一定量的折扣(rebate),即英国可以少缴纳其“份钱”。此外,英国还能从欧盟得到一部分资金,即欧盟也以多种形式“在英国身上花钱”(主要是农业补贴和较不发达地区的发展基金)。但是,英国的支出大大高于其从欧盟得到的各种资金。因此,在资金上,英国对欧盟来说确实是一个净贡献国。如在2015年,英国应该向欧盟缴纳180亿英镑。扣除50亿英镑的折扣后,实际支付了130亿英镑。英国从欧盟得到的各种资金约为45亿英镑。由此可见,英国向欧盟贡献了85亿英镑。

第二,欧盟的各种法律和规章制度损害了英国的独立性和主权。作为一个拥有二十多个成员国的“超国家”行为体,欧盟用多种多样的法律和规章制度来维系其运转是合情合理的。但一些英国人认为,这些法律和规章制度束缚了英国的手脚,甚至侵蚀了英国的主权。例如,欧盟居民自由流动是欧洲一体化的重要成果之一。但是,面对不断增加的外来劳动力和移民,英国的劳动力市场和社会福利体系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限制人员流动和呼声时有所闻。又如,英国的国际金融业十分发达。但是,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欧盟加强对金融业的监管,这使得英国大为不满。因此,早在2011年,英国工商业联合会(CBI)总干事约翰·克利德兰(John Cridland)就表示,欧盟对金融交易实施的监管政策(尤其是金融交易税)将对英国的金融服务业造成伤害。他要求欧盟“为工商业服务,而非与工商业对着干”(with business, not against it)。

主张英国退出欧盟的人还表示,退出欧盟后,英国的对外贸易和投资不会受到不良影响。例如,伦敦的一个名为公民社会研究所的机构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诚然,英国的出口市场确实是以欧盟为主。但是,与英国加入欧共体时相比,几十年来英国对欧盟的出口占英国出口贸易总额的比重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与此同时,英国对非欧盟成员国的出口则在稳步上升。这意味着,英国并未因加入欧盟而从中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公民社会研究所的研究报告同样还指出,不宜高估欧盟单一市场对FDI的影响。在英国加入欧共体后的最初十年时间内,进入英国的FDI确实快速增长。关于这一增长的原因,唯一可信的就是因为英国加入了欧共体。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快速增长阶段之后,FDI的增速开始放慢。该报告的数据显示,英国吸引FDI的业绩甚至不及那些未加入欧盟的国家(冰岛、挪威和瑞士)。这就说明,是否加入欧盟与吸引FDI是无关的。换言之,欧共体(欧盟)成员国地位对FDI的积极影响并不是永久性的。

又一个挪威?

挪威不是欧盟成员国,但它是欧洲经济区的成员国,甚至还加入了申根区。这使得挪威与欧盟依然保持着较为密切的经贸关系,并能享受欧盟的不少贸易优惠。甚至在政治、外交政策和安全领域,挪威也与欧盟开展紧密的合作。因此,一些英国人认为,英国退出欧盟后,依然可以享受欧盟单一市场的种种优惠。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想当然的、简单化的结论。例如,米利班德在担任工党领袖时曾说过:“那些赞赏英国退出欧盟的人认为,我们可以继续成为欧盟单一市场的一部分。这一说法可能是正确的。但是,谁制定规则?不是我们。制定规则的将是那些留在欧盟内的国家。我们只能接受这些规则,对规则的制定毫无发言权。英国会像挪威那样继续为欧盟预算出资,但既没有发言权,也没有影响力,也无法改变贸易条件……我们想进入屋内还是在屋外保留一块地盘?……如果我们离开欧盟,在屋内谈判的将是美国、中国和欧盟,吃我们午餐,而我们只能在屋外。这不是一种幻想。”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也曾表示,英国退出欧盟后,将无法对欧洲单一市场的决策施加任何影响。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