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光大首席经济学家徐高:两融规模降至5000亿,才意味着拆弹成功

  7月10日北京大学国发院朗润格政论坛上,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就当前股市热点回答了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的提问。他表示,市场两融余额还得继续···

 

7月10日北京大学国发院朗润格政论坛上,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就当前股市热点回答了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的提问。他表示,市场两融余额还得继续下行,5000亿左右规模较为合适,这一个需要拆掉的定时炸弹
记者:如何看待这几天政府对股市维稳政策效果?

徐高:从这两天的状况来看,稳定市场的措施是有效的,市场情绪很明显的改观了。但是政策应对才刚刚开始

记者:股市的稳定接下来还需要哪些政策和措施?

徐高:建设一个健康的股市,从政策角度来讲需要打二大战役,一个是阻断恶性循环。第二战役是要把风险缓释掉,市场里面杠杆资金是风险的源头,经过过去这一段时间杠杆资金的下降,风险有所下降,但是融资盘的数量还是太多,我们就以两融来看,两融占整个市值的比例,美国日本平均水平是1%-2%,高的时候也不超过3%,中国台湾最夸张的时候到过7%、8%,正常情况下3%。我们两融余额不算场外,高的时候为4%到5%,如果两融余额占可流通的7%到8%,已经接近台湾创下的世界纪录了。过去我们两融余额降了一些,但是市值也降了不少。

如果我们降到美国和日本的常规水平,两融余额还得往下打。我们现在的市值水平应该在5000亿左右。这个定时炸弹没有拆掉,放在那里,今天不爆以后也会爆。所以第二阶段的战役就是要把两融余额有序的压下来。两融资金是非常极其逐利的,所以接下来要降低融资余额,只要讲预期,单边马上要变成快牛,所以要形成稳定的有序的退出,这就需要政策做调控。

当市场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政策应该托一托,当市场上涨比较多的时候,政策要压一压,就是把你临时性的措施再市场高点撤出,现在不是买了很多股票吗,在市场稍微涨起来以后卖一些,或者是让融盘的预期分化,这个过程中可以把临时性的措施退出去。这个战役打完以后,我们才能够放心的说股市的风险基本上拆掉了。

记者:这次股灾最严重的就是杠杆问题,如何看待杠杆?

徐高:这个问题提的很关键,杠杆还不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在于你的资产质量,如果借了100万,我买了资产最后投资回报是200万,没问题,如果亏掉了就是不好的杠杆。最本质的是资产质量,或者是资产回报是不是达到了你的最终预期。而其实在中国的资本市场里,这一点很难保证,尤其是在股票市场,我们的股市重融资,轻回报,这是长久以来的问题,要说通过现金回报,做价值投资,你在这个市场里是活不长的,这是市场管理的原因。

炒作之风非常的盛行,很多时候,再加上我们没有IPO注册制,可能我们会发现脑子中的预期最后实现不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本来炒作之风很盛的情况,再引入杠杆就会成倍的放大风险。还有杠杆很危险,杠杆增加了一条从股市波动向具有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传递风险的路径。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杠杆我们必须要监管,而且要非常严厉的加以监管,因为它会危机到金融体系的稳定性。

 

来源:券商中国

分享到:0

发表评论

《清华金融评论》

微信订阅号

《清华金融评论》

扫码订阅

第 76 期

《清华金融评论》2020第3期

常务理事单位

理事单位

机构会员

个人会员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