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下载

消费者金融能力的培养和教育: 美国的经验与启示

1675 views

文/美国罗德岛大学消费金融学教授、Journal of Financial  Counseling  and Planning主编 肖经建 本文编辑/王茅

本文主要讨论美国消费者能力的培养和教育问题。文章从欧美消费者金融能力运动的背景说起,分析美国消费者能力的现状,探讨消费者能力的概念和理论。美国在消费者金融能力培养和教育方面的经验对中国有启示。

消费者金融能力运动的背景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欧美国家发起了一场普及消费者知识的运动。政府部门、金融机构以及有关非营利组织发起了许多全国性的活动,普及金融知识。笔者就参加过美国财政部举办的关于消费者金融知识的研究论坛、美国金融教育基金举办的金融教育研究论坛等。

近几年来,运动的重点从普及消费者的金融素养(Financial Literacy )转向提高消费者的金融能力(Financial Capability)。金融能力比金融知识具有更丰富的内涵,指有效利用有关金融知识,实施适当的金融行为来达到消费者金融的目标,增加消费者经济福利。在美国,在消费者中普及金融知识和提高金融能力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

目前,美国退休人员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联邦社会保障基金。这个系统如果不改革,将在40至50年内入不敷出。另外,美国企业原来流行的传统的养老金计划现在基本上被401(k)退休储蓄计划取代。这个计划的特点是雇员要为自己的长期退休储蓄投资并管理。这样一来,每一个工作者不管年龄大小,都要为自己的退休储蓄的长期投资负责,并面临许多金融投资方面的决策。另外,由于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居高不下,大学费用高涨,各种新型消费信贷大量出现,都对消费者的金融知识和决策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美国消费者能力的现状

美国消费者的金融知识和金融能力的水平有待提高。

美国的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投资教育基金会分别在2009年和2012年举行了两次关于消费者金融能力的全国调查。这些调查每次在美国50个州各抽取约500个样本,调查了超过25000 名消费者。调查在4个方面测量了美国消费者的金融能力,分别是收支平衡行为、提前规划行为、管理金融产品行为与金融知识和金融决策能力。

在收支平衡行为方面,美国消费者的金融能力从2009年到2012年有所增加。在2009年,36%的受访消费者报告他们在支付每月的生活费用和帐单方面没有困难。到2012年,这个比例增加到40%。相反,2009年有40%的受访者说他们上一年经历了较大的意料之外的收入减少。这个比例在2012年下降为29%。

关于提前规划,美国消费者关于为紧急情况出现而准备的储蓄基金的比例较2009年有所增加。但是大多数美国人还是没有设立紧急情况储蓄基金,没有为可以预见的一些生活需要做好准备,如为孩子大学教育的储蓄和为自己的退休储蓄。在2012年,只有40%受访的消费者报告他们设立了相当于3个月生活费用的紧急情况储蓄基金,只有37%的人说他们计算了退休储蓄需要,只有54%的人设有退休储蓄账户,只有34%的人设立了为孩子的大学教育的储蓄账户。

关于管理金融产品方面,许多美国消费者还是在使用费用昂贵的借贷产品。超过20%的信用卡持有者有不经济的信用卡行为,例如支付最低付款、支付迟交罚款、支付超过信用限额的罚款,或者使用信用卡的现金预支。2012年的调查显示,49%的人借了信用卡的债并支付利息,34%的人支付了信用卡的最低付款,16%的人迟交信用卡账单并支付罚款,8%的人超额使用信用卡额度,11%的人使用信用卡的现金支付(将要付高额利息)。将近三分之一的美国消费者使用非金融机构的借贷方法,如发薪日贷款,收入税预付款借贷,或当铺(这些都是类似于高利贷的借款)。42%的美国消费者感觉他们负有太多的债务。

金融知识和金融能力欠缺。

约四分之三的美国消费者认为他们具有足够的金融知识和数学技能。这个可视为他们自己感知的主观金融知识水平。调查也询问了5个金融知识的问题,这可以作为他们实际的客观金融知识水平的测量。这5个问题与利息率、通货膨胀、债券、房贷和风险相关。满分应为5分,2012年的平均分数为2.9,较2009年的3.0略有下降。只有14%的人能正确回答五个关于金融知识的问题。在这五个问题中,关于利息率和房贷的问题回答正确率较高,均为75%。关于通货膨胀的问题回答正确率为61%,关于风险问题的正确率为48%,关于债券问题的正确率仅为28%。

一些特别人群的消费者金融能力较为低下。

他们是年轻的、低收入的(年收入低于25000美元)、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或非洲裔或西班牙语裔的消费者。例如,在2012年的全国样本中,41%的人从事较为昂贵的信用卡借贷行为,这个数字可视为全国平均数。但在下列人群中,从事这些行为的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数,在年龄为18~34岁的年轻人中为52%,在低收入(年收入低于25000美元)消费者的比例为53%,在非裔美国人的比例为60%,在西语裔美国人的比例为53%,在具有高中文凭或更低教育水平的人中的比例为45%。女性消费者的金融能力也略微低于男性消费者。例如,关于5个消费者金融问题的正确率在男性消费者中的平均分为3.2,而女性的平均分仅为2.6。

美国消费者能力的概念和理论

消费者金融能力的概念最早由英国学者提出。

2006年英国政府的金融服务监管局(Financial Service Authority)首先开展了全国性的消费者金融能力调查,在这项研究中,学者们用一些金融行为来测量金融能力,如收支平衡行为、日常财务管理行为、理财规划行为、合理选择金融产品行为和跟踪追寻金融产品和经济信息行为。在这个研究的影响下,其他发达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也开展了类似的调查,使用了类似的消费者金融能力的定义。

也有学者将消费者金融行为和金融后果结合起来测量消费者金融能力。在2011年出版的《社会指标研究》上,来自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的学者使用了下列指标来定义金融能力:是否有困难支付住房费用,是否需要借钱来支付住房费用,是否需要减少支出来支付住房费用,是否已有超过两个月没有交房租或房贷,自我评价管理钱财的能力,以及与一年前相比的个人经济状况。他之所以使用这些指标,是因为他需要使用英国的一个多年的纵向跟踪数据库。笔者和同事用了一个更为全面的方法来测量金融能力,包括消费者的客观和主观金融知识,金融行为和自我感知的金融能力。在2013年被《社会指标研究》接受的一篇文章中,运用美国FINRA投资教育基金会采集的全国调查数据,我们定义的金融能力包括五个方面:客观金融知识(消费者关于5道金融测试题的分数)、主观金融知识(消费者自我感知的金融知识水平)、值得提倡的金融行为、有风险的金融行为和消费者自我感知的理财能力。我们相信这个定义能够更全面地测量消费者真正的金融能力。我们的研究也显示,这些金融能力的指标与消费者的金融福利有正相关关系。

美国有学者从理论上探讨了金融知识和金融能力的意义。

在2014年出版的美国经济学会的《经济文献期刊》上,来自乔治·华盛顿大学和宾州大学的两位美国学者总结了关于金融知识的理论和证据。他们定义金融知识为“消费者处理经济信息和在了解信息的情况下作出关于财务规划、财富积累、债务和养老金决策的能力”。他们关于金融知识的定义超出了金融知识的外延,实际上指的是金融能力。他们认为,一个关于金融知识的理论应该考虑下列因素:借贷限制、死亡率风险、人口因素、股票市场收益,以及收入和健康急剧下降的情况。考虑这些因素,在传统的效用函数模型的框架下,他们提出了一个关于金融知识的模型。根据这个模型,他们使用合理假设条件,估计有关参数,做了一些模拟并得到一些理论预测。预测表明,在人的一生中,内部生成的金融知识的最优途径是驼峰型。消费者的金融知识会到达一个最佳点,即当他们投资的时间和金钱的边际成本等于边际利益时。而且,这个最佳点由金融知识吸取的费用函数决定。不同教育程度的人有不同的金融知识水平,因为他们具有不同的生命周期收入。他们的理论还预测财富和金融知识的不平等将增加,这个增加独立于理论假设的横向偏好差异和其他变化。不同教育程度人群的财富差异也是内生的。对有些人群来说,金融知识不用太高是他们的最佳选择,因为他们的养老金将主要来自政府的社会保障系统。因此,我们不应期望金融教育对这些人群会产生大的改变行为的结果。尽管如此,对青少年实施金融教育会提高整个社会的福利。例如在高中推行强制的金融理财教育。这是因为即使这些教育水平较低的人将来不进行投资,但如果具有一定金融知识,还是会让他们的储蓄得到较高的收益,其总和将是社会福利的巨大增加。根据他们的测算,对受教育水平最低的消费者来说,在进入劳动力市场前接受金融教育的收益相当于他们最初财富的82%,对具有大学教育水平的人来说,这个收益为56%。

对中国消费金融业和消费金融教育的启示

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在近20年来进行的普及金融知识和提高金融能力运动是迫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压力。从美国的情况来说,政府重视这个运动的最大的动力来自联邦社会保障系统如不改革将在20年左右入不敷出。需要消费者自己通过参加公司提供的退休储蓄计划和私人长期投资来解决退休养老基金不足的问题。金融业支持这个社会运动的动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政府的压力,美国有专门法律规定金融服务要面向全部社区,尤其是贫困人口较多的社区,不许有种族、年龄、性别等歧视;二是,许多金融企业也视这个运动为推广自己品牌的机会。美国许多大银行均有资助消费者金融教育和研究的项目。如花旗基金会,不但资助美国的项目,现在也向其他国家发展,包括在中国也资助了一些项目。

中国的情况与美国有一些不同点。首先,中国许多金融市场和产品还处在开发阶段,如许多消费信贷市场和体系;第二,中国的经济处于转型阶段,许多消费者还在刚开始接受和熟悉许多新的金融产品。如信用卡的合理使用;第三,中国的金融系统对消费者保护的机制还很不完善,许多法律没有将消费者保护作为一个重要因素考虑,也影响了消费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

美国的一些关于金融教育的经验可以学习。笔者从事消费者金融教育多年,提出下列建议:首先,应在中学和大学开展金融教育。从美国学者的研究来看,中学和大学的金融教育是一种人力投资,其长期效果不仅在个人的财富积累上显现,且有大的社会效益。第二,开展消费金融能力的培养。在金融教育中,除了教授金融知识,也要注重正确金融行为的培养。对个体消费者来说,要养成货比三家、重视理财、目标储蓄、理智借贷、善于投资的习惯。第三,对低收入消费者来说,要注重他们的消费者保护教育。也鼓励他们开拓思路,提高收入,争取早日脱贫。第四,为确保更好的教育结果,在受教育者最需要的时候提供所需的教育。例如在消费者买房前提供房屋市场和房屋贷款的教育。第五,对不同年龄阶段的人给予不同侧重的教育。例如对新婚者可进行为孩子教育存款的教育。对退休的老年人应该进行遗产规划的教育等。第六,充分利用信息科技来开展金融教育,如使用手机和互联网的各种社交媒体进行金融教育。

 

 

 

 

 

分享到:0
^
激活兑换码
关闭
请输入您的兑换码:
姓名:
单位:
职位:
邮箱:
手机号:
地址:
验证码:
激活
提示:
1、您的订阅周期将从兑换码被激活的当日开始计算。
2、同时激活多个兑换码,订阅期限会自动向后叠加。
3、如果您不想立即使用兑换码,可以在稍后任意时间激活,订阅码可赠予他人,但只能激活一次。
4、兑换码激活后,所绑定的授权用户仅限一人使用,不可多人分享账号。若发现违规使用,官方将做销号处理。